人听了你说这话的感受

起来,坐牢倒不算啥大事!人是丢尽了,把我父亲以及他的学生,还有文局长的关系搞得紧张甚至反目,那是最不划算的!秦兵却左等右等不来。郝哥问我:“你的同学不会不来了吧?你看这事弄的,心里闷着憋着气儿,还得吃他的软钉子,谁能够好受得了?”我心里更别扭,尤其是我想像秦兵的感觉被他真真切切说出来之后,更加对秦兵大失所望,并痛恨着,对秦兵也对自己。吃饭吃了两个多钟头,席间又给秦兵打了多次电话有不接的,也有接了后他只说很快就过来然后就挂了电话的!直到我们等不下去准备直接再到报社去的时候,秦兵来了。他说他已吃过饭了,找到了郗金卫联系密切的人的电话又陪着魏文玲交电话费了,因为排队很长,耽误了时间所以一直到现在才过来。我心想,事情孰轻孰重,你说得轻松自然也不经脑子想想别人听了你说这话的感受!    
    
 
 
未完待续第十一章(23)
 
    我们再次坐到了报社一楼大厅,秦兵又上去打电话去了。大约有四十分钟左右,秦兵下来后说仍旧没有联系上郗金卫。然后他试图商量以三个月为限,一定给郝兵办成军籍生,否则就让上面把钱退回来。郝天诚坚决不同意,给秦兵也讲只要还能办,哪怕今天退了钱明天再给送来都成,但今天必须退!秦兵说:“郝哥!原来我们就是帮忙的,办好事的,大家都是讲究诚信的,没有信任你们也不会这么多钱交上来,有文局长在那里!况且事情还在办,也不是说完全不能办了,50个指标都已经批了!你别担心,我们绝对讲信用,三个月不成一准会让上面退钱给你!”我心想,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你还大言不惭讲诚信!讲诚信也罢了,还再提文局长作挡箭牌干啥?你不害我吗?果然,郝天诚气愤地说:“你觉得咱们之间还有信任可讲吗?你不觉你说话滑稽可笑吗?刚开始说收多少钱,后来又涨了多少?这都不说了!交钱的时候你们答应入校后就是军籍生,可通知书却发不了,后来说已经肯定帮着寄出来了,两天后又让我来文州取,那时是啥情况?你又答应报到时不会有学费,又承诺入校后两个月办妥军籍的事情,现在呢!又拖至三个月后了!你还讲信任?你自己想想有信任可讲吗?我看这事情就这样了,文局长左右得了?如果不是他会弄到这地步,我告诉你今天必须退喽!不然文朝轩也跑不了,退钱就没事儿了,别罗嗦!”秦兵一时语塞,看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无地自容的羞愧之感,但心一定仍在跳着,我相信它会比平常跳的快些。    
    我心里愧疚万分,但也很冷静。劝秦兵尽快想办法,也劝郝哥让他三分,宽限几天,一时哪儿能拿这么多钱呀。郝哥说:“我们交钱就容易了,晚上打电话,第二天上午就给你送来了,今天你们俩借也得借来,别再废话,必须退!”我和秦兵用尽百般办法劝他不下,秦兵也不知哪根脑筋错乱,一直用帮人行善和诚信的话来劝郝天诚,人家坚持退钱,其他的一概不接受。秦兵轻描淡写又仿佛带有挑衅地说:“郝哥,真没办法,你的钱全部交到郗金卫那儿了,退也得等他先退回来!我们两个的能力一时哪能拿这么多钱来,况且你的钱又不是直接交给我了。”我没想到秦兵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但也是实情。皮球已经滚到我这边了。我心想你还真以为这事儿是皮球了?爆了炸伤炸残你可是吃不了兜着走。当然郝哥在这儿我也不便发火,看着郝天诚我一时不知怎样说才好。郝天诚的弟弟听了说:“不行,咱找他们领导好了!有他们两个写的字据。”说着就要往楼梯口走去,秦兵又是以往那种人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